索勒斯用“错误选择”筑起追梦路

  忍受单眼失明,兼职餐厅打工,义卖筹措路费,这是一位巴西人为跆拳道所做的选择——
  索勒斯用“错误选择”筑起追梦路

索勒斯用“错误选择”筑起追梦路

  赵帅在“黄金加时赛”中以一记侧踢击败对手,问鼎男子68公斤以下级冠军。

  组委会供图

  ■本报记者 谢笑添

  受父亲影响,艾卡罗·索勒斯自幼就迷恋跆拳道,迷恋到甘愿忍受单眼失明的痛苦——6岁那年,索勒斯的右眼因误触硫酸而失明,伤痛并非无法治愈,但接受手术就意味着跆拳道生涯就此断送。至于后来的故事,那只无神的义眼就是巴西小伙做出的选择。

  在索勒斯看来,单眼看世界并不会影响生活,然而在巴西这个崇尚柔术的国度,从事冷门的跆拳道运动却会。义卖筹款只为凑齐来中国无锡的路费,当索勒斯不远万里出现在世界跆拳道大满贯冠军系列赛的赛场,仿佛如同热血漫画的场景重现,但对于这位巴西选手而言,这只是生活中一段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经历。

  “如此级别的比赛不容错过,”除了高额奖金,能与最高水平的对手过招也是索勒斯费尽周折来到中国的原因之一,“我想去奥运会,我想成为世界最佳。”只可惜,目前的他还不是。

  首轮战胜来自科特迪瓦的奥运冠军谢赫·西塞如梦似幻。前两局与对手战平,索勒斯在决胜局连续三次将对面那个曾站在世界之巅的男人踢倒在地,让为期五天的系列赛在首个比赛日就迎来了全场沸腾的场面。然而,这也成了索勒斯在无锡最后的高光时刻。次轮对阵韩国名将南宫鐶,索勒斯苦战三局,终究还是没能续写奇迹,失去了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在巴西,跆拳道选手只有跻身世界前十,才有可能不依靠其他工作养活自己。”来到无锡前,索勒斯恰好位列第11。

  这个外人看来相当不错的排名,却意味着索勒斯在白天五小时的训练之外,还需另谋营生。每当夜幕降临,他的身份就不再是跆拳道选手,而是当地一家餐馆的服务员。在这个南美国度,多数跆拳道选手都过着类似的生活。从Uber司机到服务员,脱下训练服后的他们不得不转换身份,品尝着人生百态。与中国不同,由于跆拳道运动并不普及,社会运营的道场极少,他们也很难通过教授跆拳道谋生。

  在巴西,跆拳道运动员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道场的训练津贴,此外,有着政府背景的官方跆拳道协会每年还会提供一笔资金,供高水平选手每年前往海外参加一次国际性赛事。今年,索勒斯将这笔钱用在了泛美锦标赛,而这仅是他一年10场海外赛事中的一站。“每年,我通常只会在国内参加两场大型比赛。”跆拳道是一项需要实战积累经验的运动,但显然,缺乏传统与市场的巴西不足以提供这样的舞台。“我们租了一片很大的场地,叫来亲朋好友。我们烘焙披萨,他们购买我们的披萨。”就这样,索勒斯筹措到了足够的资金,用以支付从巴西往返中国的机票和在中国的住宿费用。几乎每一场海外赛事,索勒斯和他的同伴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在16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意识到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筹集路费。”这略显心酸的故事,在索勒斯的眼中却很平常,“在巴西,多数跆拳道选手都得这么做。”

  索勒斯曾多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如果儿时他对跆拳道并未如此坚持,如果他接受了右眼的手术,如果他爱上的是柔术而非跆拳道……倘若这个世界讲求的只是性价比,索勒斯的每一次选择似乎都不是最佳答案,甚至是“错误的”,但无论如何,他正一步步坚实地迈向自己的追梦之路。

索勒斯用“错误选择”筑起追梦路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